网站地图|RSS订阅
方舟服务热线
免费倾诉热线:
0931-4807277
18919979428
联系我们
咨询电话
0931-4807277

联系人:任老师

手机:18919979428

电话:0931-4807277

传真:

邮箱:1608938386@qq.com

网址:www.psyfz.com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57号兴隆大厦B座15B3室(市博物馆斜对面)

海灵格演讲|爱如何运作(下)

                              



接受生命本来的面貌


我想要从孩子的观点来开始,说一些关于父母和子女间爱的规律。这些观察非常基本且明显,我还真犹豫到底要不要说,然而这些还是会经常被忘记的。

 

当父母给予生命时,他们的作为深刻地与人性和谐一致,并完全地以其本然面貌来成为孩子的父母,他们不能多增加一点什么,也无法少给一点什么。父亲和母亲完整体现他们的爱在另一个人身上,给了孩子他们的全部。因此,第一个爱的规律是孩子接受生命,如其原本被给予的来接受,他们不会少得到一些,也不能期望会有什么不一样的。

 

孩子就是他的父母的集合体。如果爱要顺利成功,必须孩子肯定其父母的本然面貌,毫不犹豫且不要想像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父母。毕竟,不同的父母可能会生下不一样的孩子,但对我们而言,我们的父母是唯一的,想要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则是一种幻想。

 

以父母本然的面貌来肯定我们父母是一种非常深沉的移动。这意味着我们完全同意父母送给我们的生命与其所带来的结果,伴随而来的局限、以及被赋予的机会、家族苦难的牵连纠葛,厄运和罪恶,或是享受其可能带来的快乐与好运。

 

以父母的本然面貌来肯定父母的作为是一种修行。这明白表示我们准备好放弃不切实际的期望,这期望超出或不符合我们父母所真正给予的生命。这宗教性虔诚的肯定延伸到远超过我们的父母,因此,在肯定父母时,我们必须看得远超过他们。我们必须通过他们而看到生命本源从远处传到我们身上,然后我们必得向生命的奥秘鞠躬。当我们肯定父母时,就领受了生命的奥秘并且臣服于它。你可以测试这种肯定在灵魂中的效果,借由想像自己在父母面前深深地鞠躬并对他们说“以你们和我所付出的全部代价,你们给予的生命传到我的身上。我接受所有伴随而来的一切,包括所有的局限和机会”。这些句子被确实地说出时,我们就领受了生命真如与父母的本然面貌。心就敞开了,只要做这个肯定,不论是谁都会感觉完整和平静。

 

比较这肯定的和其对立面的影响,想象你自己转身离开父母,说“我想要不一样的父母,我不喜欢我的这个样子”这是一种什么幻想,彷彿这样有可能活出自己而有不同的父母。那些暗地里说这样句子的人,厌弃真实的生命,他们感到空虚、无力,而且无法找到自己内在的平静。

 

有些人害怕如果他们接受父母本来的样子,他们必得接受父母坏的部分,而表现得好像他们可以选择只接受他们比较喜欢的部分生命。害怕去拥抱整个生命,好的部分也会失去。以父母本然的面貌来肯定我们的父母,我们也以生命本然的面貌来拥抱生命的丰富圆满。




独特性


还有另一个奥秘涉及于此,那就是感受到我们自己的独一无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些个人独特的部分,而且这与我们的父母有所不同。无论如何,这也是必需要被肯定的。如果我们清楚地看这世界和我们自己的生命,然后我们会看到每件事以及我们所做一切都归属于一个更大的整体,不管我们要不要做,不管我们赞成或反对,因为我们服务于一个不可知的更大整体。若我们深入这更大的整体,我们会感觉到这服务像是一种任务或召唤,这没有增加我们个人好的成就,或如果有什麽很糟糕的,也非我们个人的罪恶,我们仅是被召唤来为这更大的整体服务。当我们以这种方式来看世界时,平常的分别心就变得无关紧要了。我将其称之为大同(TheSame)

TheSame

微风轻拂低语

暴风疾狂怒吼

仍是同样的风

同样的飒声

同样的水

可洗涤也可让我们沉溺

可承载也可令我们淹没

所有活着的、可用的

保存自我和破坏

全都是

被同样的力量驱动着

那就是了

谁又得到不同的呢?

 

因此,这些是生命的基本状态。我们会有父母和子女是一个事实。而我们也有某些个人独特的部分。



接受父母另外给予的


除了给予我们生命,我们的父母也给予我们其他的东西。他们喂养我们,照顾我们以及更多的。当孩子们如其原本被给予的来接受,爱会运作得很好。通常,当孩子们愿意接受所被给予的,他们会满足。当然是有例外,这我们都了解,但通常,父母给他们孩子的是足够的。孩子们可能没有得到所有他们要的,也不是所有的梦想都可以实现,但通常,孩子们得到足够的了。

 

当孩子们对他们的父母说“你们已经给我很多,这样足够了,我带著感激和爱来接受”,如此符合爱的律则。孩子感受到如此,就感受到圆满丰盛,不论过去究竟怎样。这样孩子可以接着说“剩下的,我会照顾我自己”那不也是一种美好的经验吗。然后孩子可以加上“现在我把平静留给你们”这句子的效果可以进入得非常深。孩子拥有了他们的父母,且父母拥有他们的孩子。同时他们可以分开各自独立。父母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并且孩子们可以带著尊敬父母的心,自由地去过他们的生活,不再依赖父母。

 

只要感觉看看在灵魂中发生了什么,想像孩子对他们的父母说“首先,你们给我的是不正常的,其次,你们给的不够,你们还是欠我”当他们以此方式来感受,孩子们会从父母那儿得到什么?什么也没有。还有父母会从他们孩子那里得到什么?也是什么也没有。这样孩子无法与他们的父母分开,他们的指控和要求就这样将他们和父母绑在一起,虽然与父母绑在一起,但孩子没有父母。他们于是感到空虚、匮乏和衰弱。

 

这是第二条爱的律则:孩子们如其本来被给予的来接受他们父母除了生命以外另外所给的一切。

               


孩子的爱


父母除了给孩子生命,供应孩子成长所需,也将其努力所累积的作为礼物送给孩子。譬如,一位具有绘画天赋的母亲,她可以画出最棒的图画,这是属于她的,并不属于她的孩子。如果她的孩子没能画得那么好而感到失望(虽然孩子没有她的天赋和像她一样的努力),这就违反了爱的律则。这样生命无法运行。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财富。孩子们感到有权继承父母亲的财富,当无法得到而感到失望时,这对爱会有伤害。如果他们将所继承的财富纯粹当作一个礼物,那么爱会运作得很好。

 

这一点是重要的,因为这也与我们父母个人的罪恶感有关。个人的罪恶只属于父母亲们,但它常常发生在孩子们身上。出于对父母的爱,孩子承担了父母的罪恶感且试图为父母扛起这一切。但这违反了爱的序位。这样孩子们贸然地试图去做一些他们没有权利做的事。譬如,当孩子们试图去弥补父母们的过失,他们就将自己放在比父母高的位置并且将父母当成需要被照顾的孩子,而孩子好像是父母。

 

不久以前团体中有一位女士,她的父亲眼瞎,母亲耳聋,彼此互补得很好。但这位女士觉得她必须要去照顾她的父母亲,当排列出她的家人时,她的代表表现出好像她是大的,而她的父母是小的。在排列过程中,她的妈妈告诉她“你的父亲一直是被关心的,我自己可以照顾好他。”她的爸爸也告诉她“你妈妈和我可以一起过得很好。”但这位女士的失望多过于放心,她被缩小成为孩子。那晚她无法入睡,事实上,她经常有睡眠的问题。第二天,她问我是否可以帮助她,我说:“有时候失眠的人认为他们必须要保持警觉”然后我告诉她一个Borchert说的故事,关于一个在战后柏林的小男孩,他日夜看守着死去的兄弟以防老鼠吃掉他,纵使他已完全精疲力竭了,他坚信自己有责任看守。一位友善的人经过并告诉他“老鼠到晚上会睡觉。”然后这个男孩就睡着了。那天晚上,这位女士也睡得很好。

 

第三条父母与子女间爱的律则是,我们尊重属于父母个人的命运,并且容许他们去做只有他们可以也是必须去做的事。


接受与挑战


第四条父母与子女间爱的律则是父母是大的,孩子是小的。当孩子接受而父母给予的时候是恰当的。因为孩子得到这么多,他们会有一种需求想要去达到平衡,当我们从我们所爱的父母那里接受而无法回报时,这使我们感到不自在。对于父母,我们永远没有办法矫正这种不平衡,因为他们所给予的远超过我们能够回报的。

 

有些孩子躲开这种趋向平衡的压力、责任或罪恶感。然后他们说“我宁可什麽也不接受而免除罪恶感和责任”。这样孩子对父母封闭自己而感觉空虚贫瘠。如果我们说“我带着爱来接受你们所给予的一切。”爱将会运作得比较好。然后他们可以深情地看着父母,而父母可以看到孩子们是多么快乐。这种接受的方式达到平衡,因为以这种带着爱的接受,父母们感到被认可,而他们甚至愿意给予更多。

 

当孩子们要求“你们必须给我更多”,于是父母的心就关闭了。因为孩子们要求,父母的爱就不再能够自愿地涌现。那要求所获得的只会阻止爱的自然流动。而这些要求的孩子们,纵使得到些什么,也不会珍惜。

                    


施与受的平衡


在父母和子女之间,将以前所接受的付出给他人而获致施与受的平衡。当孩子们说“我接受你们付出的一切,当我长大的时候,我将它传递下去。”这会使父母感到高兴。当孩子们以此方式付出时,他们不往后看,他们往前看。那是父母曾经做过的,他们从他们的父母那儿接受然后付出给他们的孩子,因为他们已经得到这么多,他们觉得有一个压力要付出很多,并且也能够这样做。

 

这就是我想要说的关于父母和子女间爱的序位。

家族系统


我们不仅属于我们的父母,也属于我们的大家庭,属于一个更大的系统。家族系统的运作似乎是被一个更高层次的运行所控制,在此之下所有成员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们可以将之比喻为鸟群。倏然全部的鸟朝同一个新方向飞去,好像每只鸟儿都依据群体的决定一起移动。在家族系统中,这更高的层次指挥群体运作就像是一个共同的家族良知。这共同的良知原本是无意识的,然而我们可以借由观察当我们服从或违反其要求时会发生什么事来认清其所运行的规律。

 

经由观察谁会被这共同良知影响,我们可以得知有哪些人属于这家族,以及哪些人不属于。通常,下面这些人是属于同一个家族系统:

 

•所有孩子们,包括早夭和死产的;

•父母和他们的兄弟姐妹;

•祖父母、外公外婆;

•有时也包括曾祖父母其中一位。甚至更远的亲属,他或许遭受了特别困难或不公平的命运。

•当家族中的人由于他人的死亡或不幸而获利时,譬如,父母以及祖父母的前任伴侣。非血缘关系者也隶属于这系统。


                          

文章素材编辑来自网络

上一个:海灵格演讲|爱如何运作(上)    下一个:怎样提高孩子的情商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分享到...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分享
请您留言